欧美疫情冲击全球服装,国外纺服订单取消!

扫码手机浏览

“往年这个时候欧洲的订单已经排满了,现在却要全部取消。”广东某外贸服装供应商毛绒哥表示,现在这个情况,即使没有取消的订单也不敢继续做了。


一般来说,3月是外贸的“黄金月”,是外贸订单量最多的一个月份。但是今年有些特殊。全球疫情阴霾下,外贸“黄金月”被迫按下暂停键,何时重启不得而知。


外贸服装供应商、布料商……这些靠外单生存的人们,都要在订单锐减的困境中找寻出路,他们能一起撑过这个夏天吗?


01

外单取消,原料和库存却无法“取消”


毛绒哥从事服装行业已经14年了,之前在广州开档口进行服装买卖。2016年的时候,他在东莞市虎门镇开设了自己的服装工厂。

△毛绒哥工厂的裁剪区内堆积着成批布料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3月复工以来,被取消的国外订单占到9成,现在手上还有来自智利公司的订单,已经停了,不敢做。开工就要钱,万一客户不要货,就砸手里了。”


毛绒哥说,做外贸服装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纯凭信用在做生意,很多熟客都不签合同,有时连定金都不给,而且很多客户是在国外做服装批发的华人,还存在赊销的情况。只有大公司才会签订合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谁还管违不违约,都是保命要紧。


比起单纯批发零售或依靠制衣厂供货的其他同行来说,毛绒哥算是做得比较大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做这行时间长一点,规模也相对大一些”。


也因为“规模相对大一些”,所以毛绒哥的生意不止是他个人的事,还关系着90个工人的生计。


3月15日的时候,90个工人全部到岗,而现在已有部分放假了,如果月底还找不到加工单或其他订单,就要全体放假。


“我不想被淘汰,还有这么多工人的生计要靠我,我只能撑下去。”毛绒哥为了熬过这个艰难的时期,想过不少办法。


目前,毛绒哥正在让工厂修改产品版型,看看能不能转做内销生意,因为工厂一年四季都做冬装,以往4-8月是在做外销欧洲的产品,其他时间做美洲的生意,现在国内都要上夏装了,所以冬装库存目前看是清不掉了。


△毛绒哥工厂里积压着大批可直接出口的成品服装

(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不止是我这样做服装的,还有做鞋子、电子产品、玩具、箱包和配饰的外贸人,现在都在挺,挺不住的就关门了。”毛绒哥说,目前最紧迫的就是缩减开支,他第一步就把在广州的档口撤掉了,然后找朋友接一些内销加工订单来养工人。


毛绒哥说,目前国内外贸服装供应链可以说哀声一片。国外客户取消了服装供应商的订单,服装供应商则取消了制衣厂的订单,制衣厂又取消了布料商的订单,但是前期投入的原料和积压的库存却无法一起“取消”。


据了解,不少布料商近期陷入了“降价-卖不掉-再降价-亏本-卖不掉”的恶性循环之中。


“我们有7成订单被取消,主要是欧洲和美国的订单,制衣厂说要取消订单的时候,我们这边已经开始制作布匹了,投入了原料及制作费用。”在广州经营布行的彭彭惆怅地表示,更严重的是,有些原料经过半加工,存放会坏掉,比如经上色的纱线,现在只能先上机织成牛仔布,等情况好转再卖。


彭彭经营的布行3月以来的订单都还没有回款,因为3月刚复工没有足够的产能,到现在货交到一半,又被取消了订单,可谓进退两难。


“正常来说已经交了的货是会回款的,但是现在疫情变化很大,我们都很担心,因为遇到目前这个疫情,有没有合同都一样。”彭彭说。


由于季节、风格等的不同,内销市场跟外单的面料需求不同,布行做外销的布匹目前找不到内销的买家,原料费和加工费成为他们损失的大头。


而因为外单取消的影响,整个市场恶性竞争,面料价格直线下调,非常难消化,彭彭表示,他们暂时没有其他方法,就是降价,卖不出去,再降价,这样恶性循环,“布料商现在亏本卖货也销不出去,主要是市场需求太小了。”


02

外贸行业彻底寒冬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呈现蔓延之势,已有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现确诊病例。截止2020年3月27日,海外累计确诊总人数447010人,美国一夜之间上涨1.8万人,成为全球第一,确诊人数多达8万多人,远远超过其他国家。

受海外疫情打击最大的,是国内的纺织行业。那些专门做出口的纺织工厂,每天都接收到大量海外取消订单的消息。

随着欧美国家成为新冠肺炎重灾区,外贸市场出现了180度的转变。现在欧美消费市场追随中国市场走向低迷,品牌客户变得谨慎,纷纷取消、推迟3月-6月的订单,6月之后的行情也尚难判断。

浙江一家家纺面料厂的老板说,外贸圈的老板都在感慨,与疫情抗争,“国内打上半场,国外打下半场,外贸人要打全场。”

批发商、品牌商的压力也很大。大量春款和部分夏款已经到仓库、门店,如果长期销不出去,现金流会吃紧。

“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服装产业链遭受了巨大打击,从终端零售到产业链中每个环节打击都非常大,出口订单减少是一个连环打击。”某大型公司高级董事高欢说。

面对困难形势,各个服装企业都在积极谋求对策,大部分企业主都表示,目前的首要目标就是先存活下去,等待疫情结束后的消费复苏。


03

影响波及服装上下游

欧美疫情影响在向上游传导。天虹纺织是全球最大包芯棉纺织品供应商之一,其徐州工厂是做纱线的中型工厂,该工厂一位工作人员说,出口导向的中国服装产业链受欧美疫情影响很大。纱线是服装的上游原材料,织布厂采购纱线织布,再将布匹售给印染厂,印染厂将布供应给服装厂。此次疫情首先影响成衣的内销和出口订单,影响再传导到上游印染、面料,再触及织布,织布反馈到纺纱。“现在上游纺织、印染、面料,以及下游服装企业态度都很谨慎,不像往常那样做大规模采购原材料的规划。”


04

越南:中国供应不足 企业四处求援


中国为东南亚工厂提供大量原料半成品,疫情对东南亚供应链也造成了打击。在中国和东南亚有多家工厂的大型服装生产商溢达集团全球营运董事总经理童成说,疫情在全球持续,多个国家实施更严厉的防疫政策,甚至要求生产非必需品的企业短暂停工,这对其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和毛里求斯海外生产线造成了一定影响。


越南许多制造业原材料非常依赖于中国,而且不容易被其他市场所取代。越南纺织、鞋类工业的棉花、纤维、织物和原材料主要从中国进口,2019年的进口额为115.2亿美元。纺织品和服装高达80%的原料和配件来自中国,而疫情导致来自中国的原材料供应严重短缺。


据悉,越南大型企业集团只储备了2月和3月生产的原材料。如果在3月底之前没有原材料,企业将非常困难,因为它将破坏全球供应链的结构。中小企业严重依赖大型企业,不仅为国内市场服务的制造企业面临原材料短缺的风险,而且对产量也有很大的影响,因为有些面料只有中国可以生产。如果中国不能按时供应,企业可以临时在韩国订购,但数量很少,价格也很高,但客户已经指定了中国供应商,并签署了出口合同,所以如果越南企业想改变供应商,必须重新签订合同。


05

疫情对棉花终端消费造成较大影响


受疫情影响,1-2月份各地商场人烟稀少,甚至暂时歇业,纺织品服装线下消费几乎处于停摆,纺织企业普遍延期开工,海外订单延误,棉花终端消费已经受到较大影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月-2月国内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0.5%,其中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同比下滑30.9%;其中,服装类销售额同比下降33.2%。均创下2001年以来最低水平。据中国海关总署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2月,我国纺织品出口额为137.73亿美元,同比下降19.9%,服装出口额为160.62亿美元,同比下降20.0%,达到近两年同比降幅低点。

(图源:中国棉花网)


06

疫情结束前,纺织服装出口依然面临压力


海外疫情快速蔓延,导致全球市场恐慌情绪上升,外贸出口压力剧增。疫情恶化致使全球消费者的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下降,全球实体百货关闭现象创多年来新高,春季时装周取消或延期,纺织品服装消费下降。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在全球纺织品服装出口比重在30%左右,其中,出口到疫情严重的亚洲、美洲、欧洲占我国纺织服装出口总额的91%。受疫情影响,近期国内纺织企业出口订单已经明显下滑,甚至部分订单被取消或延期交货,4月15日的春季广交也确定延期。在全球疫情恢复前,海外需求受到影响,势必导致我国纺织服装产品出口端萎缩。


不仅是外贸,疫情对内销市场的影响还在延续。

巴拉巴拉是森马集团旗下儿童服装,为该品牌提供ODM(设计+生产)服务的工厂老板说,巴拉巴拉此前告诉工厂,没操作的订单全部暂停,已经操作出货、2月应付的款拖到现在还未结,要等到4月才能结款。

上述工厂老板表示,巴拉巴拉、太平鸟、七匹狼等开了大量实体店的国内品牌,目前压力都很大。很多品牌急于出货,老板带头在朋友圈里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为求生存,一些品牌已开始裁员。

相关人士表示,一些工厂是在拖欠下游原料生产厂家账款、拖欠工人工资的情况下经营。外贸商王福斌说,品牌与工厂的交易是赊销模式,运作订单2个-3个月,出货后2个-3个月回款,长期没有进项,工厂要垫资运作、支付人工,如果财务状况不佳,在此次疫情期间或许会难以维持。


07

春夏订单被取消


中国是服装纺织出口大国,有全球最完备的服装产业链,产值占中国外贸顺差的70%,全球60%的服装成品在中国生产,20%的纺线、布料、拉锁纽扣等半成品国际贸易与中国有关。与这条产业链结合最紧密的就是国际品牌代工厂,这些工厂的老板们这几天都非常焦虑,担心欧美市场持续萧条。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报告显示,2月期间,由于疫情影响,全球服装纺织相关行业已遭受超15亿美元的损失。


为Zara、H&M、Max Mara等欧洲品牌供货的成衣厂老板罗淼(化名)说,近期H&M等品牌客户已经取消了5月的订单。”她表示,Zara和H&M在缅甸也相继取消了30%-40%的订单,还有一些订单悬而未决。


由于中国消费市场的恢复才刚刚开始,国内客户的订单也不理想。相关人士说国内客户也有喊停订单,或者采购价打折的情况。很多工厂既做外贸单,也做国内单,老板们表示,国内市场疫情爆发期间影响就很大,此前许多线下销售的大品牌已经暂停了不少没投产或正在生产的订单。


08

消费何时恢复?

消费的恢复,一方面是中国市场,一方面是海外市场。


目前中国的疫情已经控制住,但持续有来自海外的输入性病例进入,许多白领依然应公司要求宅家办公,商圈虽然开业,人流远远没有恢复正常,商场店铺门可罗雀。

依赖中国供应链的国际大品牌依然处于抗疫进行时。目前Zara、H&M、优衣库、耐克、阿迪达斯等与中国代工厂紧密合作的各大品牌都关闭了欧美市场店铺,其中Zara已经关闭全球3785家门店,其西班牙门店全部关闭。

工厂老板们也在通过中国疫情的持续时长,判断欧美的疫情状况,他们认为有可能欧美国家会需要更长时间去控制疫情。同时开店后还需要清理消化一部分库存积压,服装产业链真正迎来转好,也许需要半年。现在能做的是现金为王,不要积压库存,避免被拖欠钱。

不少老板普遍认为“未来3个-6个月可能会比较困难。”但从长远看不担心,市场不会一下子变,但3个-6个月后总会变好。

服装业从业者目前普遍认为,疫情过后也不大会出现所谓消费的报复性反弹,由于疫情期间购买意愿被压制,消费恢复后会有消费小高潮出现,他们希望疫情过去后服装消费能恢复到以往水平。

目前一些服装企业已经在布局夏季、秋冬季产品,但没有出现比去年同期押宝更大的现象。“2020年经济生活方方面面都受到影响,消费者信心指数不会恢复得太好。”可能的情况是,因资金实力,一些品牌停止运作、出局,被资金实力更强的品牌瓜分市场,因此对一些品牌,市场重新洗牌的可能性是一个机会。

她预计服装消费要等到5月1日才会恢复,并期待“五一”小长假能给市场恢复带来质的飞跃。

大型生产商已经看到了一丝转暖迹象。童成表示,在中国市场,疫情初期确有一些客户因调低需求预测而削减订单,但近日有些客户提高了订购量,“他们认为国内的疫情已经受控,预期业务将会恢复增长。”他表示,另外有些客户,因为其他供应商还未能恢复正常生产,所以就转过来向溢达下订单。


△溢达集团佛山工厂的员工正在作业

(供图/溢达集团)


随着国内疫情控制住,接下来国内市场可能会转好,很多人已经可以走动了。


对于品牌和产业链上的工厂来说,相关人士建议大家现在应该下一些确定的订单,留30%-40%的预量,进可攻、退可守,如果未来市场没有预期增速回升,还有回旋余地,如果恢复的比较好,还可以再快速增加订单。


来源:纺织大市场整理自中国棉花网、中国经济周刊、《财经》杂志、网络等

编辑:中国纱线网新媒体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