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服装企业危中寻机:坚持住,找出路

扫码手机浏览

4月3日,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累计确诊数超过80万例。海外疫情汹涌而来,广东纺织服装出口受到冲击。

“这是企业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有服装出口企业这样说。

危中见机,危中更要寻机。南方+记者走访全省多家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发现,面对挑战,有人自我改革、延伸服务链条,有人产品转型、抵御短期风险,有人携手上下游、稳住供应链,有人未雨绸缪、转战国内市场。

4个侧影,传递着广东企业在危机中的韧性——自力更生,共克时艰,找到出路。

永嘉盛:41岁企业再启内部改革延伸服务链

2月10日,东莞市南城街道石鼓村,41岁的“老居民”永嘉盛针织有限公司复工了,工人们干劲十足。但2个月后的今天,海外订单不足带来的挑战,摆在企业面前。

“这是公司成立41年来最大的危机。”永嘉盛厂长梁文生直言。

这并非一家企业的感受。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海外订单遇冷。据海关统计,1—2月,广东出口纺织服装(包括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服装及衣着附件)317.8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降15.5%。

永嘉盛的产品100%出口,其中美国市场占比达90%。梁文生预计,若疫情再持续3个月至半年,今年订单量、金额预计将大幅下降。“订单有些取消了、有些暂停了,做好的又担心收不回货款。”

比如,近期一批5000件成衣已运到美国,但对方未提货;另有4万件成衣已制作完、5万件已做好部分工序,对方却取消了订单。

所幸的是,目前广东省和东莞市政府减免社保费等政策施行后,永嘉盛为每个员工缴纳社保大约减少一半;出口退税、关税减免等措施落实,也有效减轻了企业负担。

订单形势严峻,永嘉盛没有一味“等靠要”,而是自力更生。“先保住企业、保住员工。”梁文生说,不到万不得已,公司不会裁员。

目前,公司正想方设法优化流程、压缩成本。2019年,永嘉盛出口销售额3.1亿元,其中原料成本占45%—48%。在保障员工利益的基础上,公司正着手整合冗余、重复的环节,制定更科学高效的生产制度;升级管理系统ERP,提升生产效率,进一步减少原料耗损;加强员工培训,培养更多设计人才、高级技工人才,为以后产品多元化和市场多元化做准备。

这样的内部改革,永嘉盛并不陌生。

41年来,中国和广东加工贸易发展跌宕起伏,永嘉盛亦几经风浪:办厂初期,人口红利丰富,“三来一补”生意红火;21世纪初,国内综合成本上升,公司一边挣扎生存,一边向“微笑曲线”两端转型;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设立研发设计中心、开展“机器换人”;近年来,又努力发展自有品牌。

如今面对挑战,永嘉盛再一次倒逼自己完成未完之事——延伸服务链。梁文生表示,从长远看,针对上游,要提供更优质的原料供客户选择;针对下游,要协助客人管理物流,并在包装设计和营销推广上提供专业解决方案。

“经过风浪,才有今天的韧性。”梁文生这样说。

绿安谊:转型生产医用防护服暂渡时艰

做了30年的工人制服,绿安谊服饰有限公司没想到,如今竟能转型做医用防护服。

2月4日,绿安谊接到政府通知,抗疫一线急需防护服,希望他们组织生产。“我们马上协调购买机器设备,政府的临时备案也很快通过了。”绿安谊贸易部相关负责人回忆,2月5日首批关键设备压条机到位,随后公司开出两条线生产医用防护服,“当时暂停了原有海外订单,全力生产医用防护服”。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渐稳,绿安谊又“回归正业”,像往年一样生产工人制服,出口至日本。但海外订单的下滑,出人意料。“今年一季度出口额约123万美元,仅相当于去年一个月的量。”上述负责人说。

危中见机,原本支援国内抗疫的“权宜之计”,却为企业暂渡难关提供了新思路。“最近一个多星期,生产防护服的机器又响起来了。”上述负责人说,目前公司主要客户在日本,正需要大量防护服维持生活、生产和医用需求。

30年生产专业工作服和劳保产品的技术积累、自动化改造带来的设备更新升级、一批在广州居住的熟练工人“即召即来”、对自身厂房洁净条件的严格要求……多年积累的点滴,都成了绿安谊能顺利“切换产品”的底气。

“生产防护服只能解燃眉之急。”绿安谊仍感外贸形势严峻,不敢松懈分毫。上述负责人也坦言,即使短期内能转型生产防护服来抵消海外订单减少的冲击,也需要面对出口通关、标准认定等“多道坎儿”,有待逐步探索和解决。

互太纺织:力争扩大国内客户群

2月中旬,广州互太纺织有限公司复工后,每天约25万公斤针织面料走海运出口。最近一周,这一数字降至每天15万公斤。“下周估计还有变化。”互太纺织出口业务负责人马建华忧虑。

复工后的第一个月,互太纺织的工人们加班加点,赶制春节前的订单,由于人员不够,公司还新招了一批人。“现在,客人不再追着问我们能不能交货,而是我们去追着客人问能不能收货。”马建华说。

海关分析指出,受疫情影响,服装纺织产业链各环节的供应和需求都出现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同时,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日韩、欧盟、美国受影响较严重,短期贸易提振存在阻力,给全球产业链的顺畅运转带来一定干扰,跨国企业供应链将最先受到波及。

身处供应链中游的互太纺织,一面自救,一面希望携手上下游企业尽力稳住供应链。

“上游的纺纱企业,下游的制衣工厂,都需要联合起来,共同抵御风险。”马建华认为。

目前,互太纺织正计划扩大客户群,与体育品牌探索业务合作,进一步提高广州工厂的利用率。

同时,该公司已于2018年开始进军国内市场。“2年前国内市场份额只占2%—3%,现在已经占10%。未来我们还将挖掘更多信誉良好的国内客户,进一步把握好国内巨大的消费市场。”马建华表示。

宝升制衣:今年内销提升20%将占一半

最近,东莞宝升制衣有限公司正在网上招熟练工。平均月薪5000至6000元,手艺好的能给7000至8000元。

“薪酬比行业平均水平高一些,主要是做冬装要求比较高,我们公司的款式、设计、拼接和工序也更复杂。”宝升制衣报关负责人温美华解释,公司复工以来,熟练工一直不充足。

疫情影响下,宝升制衣的海外订单受到影响。为什么还要扩招工人?温美华说,一方面,公司主要生产高档羽绒服、防风衣等冬装,一季度本来就是生产淡季,出货订单很少;另一方面,“对出口预测虽然不乐观,但国内市场还是很好”。

2019年开始,宝升制衣未雨绸缪,为了应对国际贸易摩擦和不确定性,加快开拓国内市场。“预计今年国内订单会比去年多20%,内销占总收入比重超过50%。”温美华说。

服装出口企业转内销的一项难题,是国内外服装款式、风格、尺寸、标准不同。为此,宝升制衣早已对相关技术工人进行培训,培养更多设计和开发人员。

最新的订单数据,更坚定了宝升制衣实施“出口转内销”策略的信心。今年一季度,尽管受疫情影响导致短暂停工,但其国内订单量与去年几乎持平,“这让我们对全年发展有了信心”。

【记者】陈晓

【实习生】周健超

【通讯员】关悦

【作者】 陈晓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