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 | 服装大省产业报告显示压力叠加,广东服装业千方百计破难题

扫码手机浏览

原创文章,欢迎转发,请授权转载

文| 本报记者 张贵东

编辑| 陈 琼

日前,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联合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广东省时尚产业经济研究院共同发布的产业调研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供销不畅、库存积压、资金紧张等问题,是广东服装企业面临的主要困境。而随着广东省各大专业市场、产业集群以及服装企业陆续复工,接下来,如何让行业走出低谷,成为广东省服装行业面临的最大考验。

广东服装业逐步实现有序复工

广东省服装行业的这次调研,针对273家企业、8家产业集群和6家服装专业市场进行。在调研中,有71.2%的企业反映,目前,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开工不同步导致原辅料供应不上、销售渠道不畅;有54.8%的企业反映,由于线下实体门店销售停滞、订单延期违约,导致库存积压、流动资金紧张。

在参与调研的企业中,截至3月上旬,已经有68.5%企业逐步复工,复工人数占正常生产情况下用工人数的37.8%;有31.5%的企业由于多种原因暂未复工。大部分企业在3月中下旬实现全面复工,约10%的企业到4月份底将实现全面复工。

服装企业普遍反映,在复工过程中,公司面临着供应链上下游企业复工不同步、订单减少、工人返岗受阻、交通物流不畅、防护资源缺乏等多方面的困难和亟待解决的难题。

从产业集群复工情况来看,参与调研的8家产业集群均已开始逐步复工,3月初的平均复工率约为70%,规模以上企业的复工情况相对较好。集群所在政府积极协助企业做好复产准备工作,树立行业发展信心,协助采购防护用品。生产型产业集群反映,因专业市场延迟复工,导致集群生产企业没有订单,虽然具备防护条件但也无法复产,因此,希望在促进产业链上下游信息及时互通、促进集群生产企业与专业市场互动、帮助企业促产促销等方面得到帮助。

从专业市场复工情况来看,截至3月初,参与调研的7家代表性专业市场中,有5家市场已复工,分别为白马服装市场、红棉国际时装城、广州轻纺交易园、新塘服装商贸城、新中国大厦。以广州国际轻纺城为龙头的中大布匹市场尚未复工,十三行、美衣城和红遍天服装批发市场等还在等政府通知。以电商为销售特色的新塘服装商贸城于2月20日率先复工。专业市场复工对整个产业复苏有着重要的意义,是服装行业复产最重要的第一步。目前,企业、设计师都在热切期待中大布匹市场的开市,面辅料处于服装产业链上游,如果没有原材料就会直接影响设计师设计产品,服装企业也就无法复产。

多举措化解疫情带来的市场压力

3月25日,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会长卜晓强参加了广东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第47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并回答了记者提问。

据卜晓强介绍,广东是我国服装第一大省,服装产业是广东九大支柱产业之一,广东服装产量占全国的1/4。服装产品季节性特点显著,由于2019年暖冬已造成冬季服装库存增大,又因为疫情延迟开市而错过了2020年春装销售旺季,延迟复工复产将继续影响2020年夏季销售。据分析,疫情对服装行业的冲击可能将持续到8月,企业流动资金及费用压力非常大。

目前,广东重点纺织服装专业市场开市商铺数已超过6成,但采购商客流下降、商品流通不畅、流动资金紧张等一系列问题仍然困扰着市场复苏。为此,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发挥了桥梁纽带作用,及时做好引导、沟通、协调,通过减租为商户减轻经营压力。

据卜晓强介绍,此前,广东服装界倡议发起了“广东服装一起尚”活动,从三方面促进行业的复工复产。同时,搭建“阅货”线上促消费平台京东、天猫海外、1688等15家线上平台,以及广东各地的41家纺织服装商协会、10家纺织服装专业市场、39家媒体和30多所高校的1万名校园潮流推手积极参与其中。目前,“阅货”微信小程序已上线,超过300个广东代表性服装品牌上线,在为服装企业减少损失的同时,也给消费者让利。下一步,还将推出2.0版本链接服装专业市场商户和广东省服装产业集群厂家、外贸基地出口企业等,提升广东服装整体品牌影响力。 不过,尽管服装是电商渗透率最高的品类之一,但互联网并不能取代产业上下游的传统合作方式。有服装设计师向记者表示,尽管服装市场经历了20年的电商化,但中大纺织商圈的线下实体批发市场依旧兴旺。“线上的方式是能看、不能摸,而服装这类产品,是需要有个人体验的,这是互联网无法取代的步骤。”该设计师谈道。

以消费拉动产业链回暖是重要抓手

1月底,中大纺织商圈59个专业批发市场全部推迟开市,至3月9日,广州轻纺交易园复市营业,成为中大纺织商圈首个迎来复市的市场。一个多月时间里,下游的制衣厂迟迟未能得到原料供应,影响了全产业链的复苏进度。

沙河是广州三大服装交易集散地之一,其最著名的批发市场之一——万佳服装批发市场在3月17日才正式复工。该市场的多位商户均向记者表示,由于工厂尚未完全复工,目前的货源大多来自节前的库存。

“疫情的确打乱了整个产业链的节奏和安排。”卜晓强表示,按照服装行业的季节性销售来说,每年的3月和4月是夏装的出货时间,6月和7月会转入销售淡季,但目前,客流、物流的恢复并不理想,将影响企业的现金流。

此外,也有面料供应商相关负责人表示,往年,春节复工后的3个月是商户全年最重要的月份,因为这3个月的营业额会占到全年总营业额的35%,其余9个月的营业额占比为65%。因此今年全年,公司已经做好了将出现亏损的准备。

为了减少疫情给服装行业带来的不利影响,广州市2月已经推出了15条措施,减免全市线下商业实体店经营的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2个月租金,目前,已落实减免租金8.3亿元。记者了解到,红棉时装城、诚大时装广场和万佳服装批发市场等均就减免租金公布了具体政策,部分市场除了免收两个月租金,4月至下半年的租金也有一定的折扣优惠。

不过,在卜晓强看来,表面上看是租金问题,但实际上,即使免租金一年,如果没有客流、物流和现金流的恢复,商家的销售也无法重振。“目前,影响服装行业的因素主要是两方面,一是疫情影响了客流,二是国际市场的原油价格战直接影响全球的金融和消费市场。”卜晓强认为,下最重要的,首先是恢复服装商家的信心,其次是拉动国内的服装需求,而且拉动的方式必须要有抓手,“不是加大工厂的生产,而是有效拉动国内消费者对服装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