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裁员14%:惨淡的服装行业 春装卖不掉流行免费送

扫码手机浏览

铅笔道记者 | 付艳翠

曾经估值30亿美元,上市市值15亿美元,而今仅剩1.18亿美元,蘑菇街当前的处境令人担忧。昨日,一封蘑菇街组织发展部向员工发出的内部信显示,公司将裁员140人。

据媒体报道,蘑菇街目前共1000名员工,本次裁员140人,基本上2019年入职的应届生都包括在内,整体裁员率约14%。

此次裁员的背景是2019年Q4经历的大亏损。据2019年Q4财报显示,蘑菇街总营收为2.695亿元,而净亏损却达到了16.346亿元,同比拉大377%。

据了解,此次裁员名单中,除了业务线被整体裁掉的部门,其他被裁的都是层级高、入职时间短、对业务没什么贡献的员工。同时,从一些离职员工的只言片语中,发现本次蘑菇街裁员涉及的部门颇多,如采购流量的部门、技术部、数据开发、其他业务线等。

对于裁员,蘑菇街给出的理由是:公司聚焦电商直播业务,将由流量采购驱动转向运营活动驱动。

此外,市场行情确实惨淡。消费者购买力以及以服装为代表的商品供应链受到严重影响。据业内创业者向铅笔道表示,时尚服装生产周期漫长,大约为180天。本来时尚脉搏把握难度就高,容易造成备货不足或库存积压现象,再加上疫情这个变量,2020年的春装囤积几乎是必然。

另一位创业者向铅笔道表示,他身边一些从事服装行业的创业者都在送“春装”。“春装卖不出去,留着还占库房,不如送出去维系关系,准备下一季度新款。”

蘑菇街今年重要目标之一是盈亏平衡,因此更需要开源节流。

自2016年起,蘑菇街就在做直播业务,但因为电商直播虽然可以吸引流量,但彻底将娱乐流量转化为购买流量还有一定难度。如今,疫情对服装等行业造成影响之下,蘑菇街选择大规模裁员,一方面是一种无奈,另一方面也不难看出其 All in 直播业务的决心。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裁员14% 赔偿N+1.5

蘑菇街2019届应届生被裁了,整个小组只剩下组长。”

“没想到裁员有一天会到自己身上,坐标蘑菇街,早知道去年就不来了。”

蘑菇街数据开发方向,目前找工作,有兴趣可以聊下,谢谢各位。”

……

打开互联网职场社交平台脉脉搜索关键词蘑菇街后,映入眼帘的都是蘑菇街员工在吐槽被裁的经历。

此次裁员甚至还引起蘑菇街在职员工不满,因为一些组里基本只剩下一个组长。该在职员工表示,“很羡慕被裁的战友,拿了补贴走人,然后看书找工作。我们这些留下来的业务交接没人交接,工作量直接乘3,身心俱疲。”

此次蘑菇街裁员风波还要从一封邮件说起。

昨天,先是有消息称时尚电商蘑菇街裁员,后又有该公司内部员工向媒体表示,裁员消息已通过内部邮件坐实。据媒体报道,蘑菇街目前共1000名员工,本次裁员140人,裁员率达14%,赔偿金将在月底到账。此外,匿名信源还表示,本轮裁员北京地区是重灾区。

对于此次蘑菇街裁员的原因,在文件中也有一些答案,邮件表示,为了能够更加聚焦以直播购物和品牌特卖为主力的核心业务,提升公司整体的经营效率,公司管理层与组织发展部经过充分讨论和慎重考虑,决定自今日起对部分业务进行优化调整。与此同时,将有约140位同事会在这个调整中受到影响。

对于蘑菇街的突然裁员,虽说有部分被裁员工抱怨,但更多的员工却表示理解。

“关于蘑菇街裁员,在这样的行情下给N+1.5还是很良心了,江湖再见,好聚好散。”一位蘑菇街被裁员工在某互联网职场论坛发帖表示,“总GMV涨不上去,年前刚有起色现在又受疫情影响,而开发的成本是大头,只能大批量裁技术部了。”

该员工表示,他虽然走了,还是希望蘑菇街能发展好,祝留下的员工好好干。“PS:2200元回购的Mac Pro还是挺香的。”

另一位蘑菇街被裁员工透露,公司裁员140人,他看了被裁人员名单,除了业务线被砍的,“裁的都是层级高的、入职时间短的、对业务没啥贡献的,满足以上两个,基本被裁。”

下决心发力直播业务

蘑菇街在这封邮件中还表示,随着越来越聚焦电商直播业务,公司业务飞轮的驱动力已由流量采购驱动转向运营活动驱动,该模式目前已得到持续的业绩印证。但仍然有部分业务模块因为历史原因与核心业务有所偏离,无法交付明显的客户价值。

同时,今年一季度以来,新冠疫情对时尚消费市场冲击巨大,消费者购买力以及以服装为代表的商品供应链受到严重影响,公司经营面临多方面的挑战。“为了生存和发展,我们需要聚拢资源,开源节流。而且,我们新财年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盈亏平衡。”

蘑菇街在邮件最后提到,将尽力提供高于常规的补偿方案,并“通过合作猎头推荐工作机会,以及通过离职员工组织帮助解决具体困难”。

从上述邮件可以发现,蘑菇街流量采购模式转型为直播+特卖。猜测被裁员工中,会存在采购流量的部门,也可能增加直播部门。由此也能肯定蘑菇街在疫情之下,对于走直播这条路的决心。

此前,蘑菇街的定位模糊。作为电商平台,蘑菇街的产品品类、商品价格优势以及品牌知名度都不如拼多多,而作为社区平台,无论是用户活跃度还是受众群体、带货能力都不如小红书。

于是,2016年起,蘑菇街发力直播业务,计划通过直播对电商供应链的改造来应对各方面问题。

蘑菇街尝试了网红直播、商家导流,甚至开设店铺等业务,这些业务虽然能带来不错的现金流,却因为规模太小而无法力挽狂澜。

电商直播可吸引极大流量,但将娱乐流量转化为购买流量还是有一定难度。

因为电商直播更像是一款辅助销售工具,目的是为平台带到额外流量,提高商品销量和点击率。去直播间看视频的用户,普遍是为了找乐子,而不是购物,因此想让这部分用户下单,难度仍较大。

但如今,疫情之下,直播带货几乎成了所有公司卖货的唯一选择:人人走进直播间,从员工到CEO,从餐厅等传统公司到理发器等消费公司,直播带货已经渗入到公司经营的各个环节,无孔不入。

蘑菇街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同时,蘑菇街副总裁、直播事业部负责人洛伊也曾公开表示,蘑菇街将持续为该计划投入运营、流量、培训、供应链体系支持等系列配套资源,为优质新主播提供培训服务、特别流量支持以及货品匹配,对于招募优质主播数量或新主播成长速度特别突出的机构和供应链,还将奖励机构专属的资源位。

疫期下时尚行业陷入阴影

正如蘑菇街所说,公司裁员与新财年盈亏平衡的目标也脱不开关系。

2020年3月12日,蘑菇街发布了2020财年Q3(2019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财报。财报显示,蘑菇街总营收2.695亿元,同比下滑26.6%;净亏损为16.346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4220万元,同比扩大37.7倍;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9560万元,上年同期盈利1370万元。

在此压力下,蘑菇街接下来几个月的盈利情况越发重要。尤其是在疫情之下,对服装行业带来的影响,又让新冠疫情对时尚消费市场冲击巨大,消费者购买力以及以服装为代表的商品供应链受到严重影响。

事实上,衣服从制作到销售的流程非常繁琐。首先,需要企划部门根据国际各大品牌现在流行展的趋势去“猜”明年会流行的风格,并设计衣服主题。然后,设计根据主题元素设计衣服。再之后,还要进行打样并进入订货会流程,“预估”衣服量产数量。最后,才能交给生产部门生产。

“这一套流程每个环节都差不多需要45天左右完成,为了避免意外,产品设计往往需要提前180天。”资深服装行业人士李强(化名)对铅笔道表示,这样一来,不仅导致公司对时尚脉搏很难把握,也会出现爆款衣服备货不足,大多数款式又积压的情况。与此同时,提前两个季度准备服装,势必会占用大量资金。

而从春节到现在,受疫情影响下,服装企业囤积的春装都将过时,线下100%无法售卖,只能依靠线上。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有教育行业创业者向铅笔道透露,他也感受到服装行业在疫情期间的艰难处境。他表示,最近有做服装生意的朋友,送给他和身边的人好多春装。

对方向他解释,因为做服装需要提前囤货,今年的春装在去年9、10月就已经备好,并放到仓库。“现在疫情之下,春装卖不出去,留着还占库房,不如送给朋友维系关系,并准备下一季度新款。”

由此可见,主要做时尚生意的蘑菇街在此时选择裁员,也是无奈之举。

编辑 | 吴晋娜

校对 | 王子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