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耀司:用服装教会你思考的时尚大师

扫码手机浏览


人类不论年轻还是年迈,他们与生俱来都有一种被理解的欲望,并通过创造和语言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许我的工作本身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华丽的自我表现欲的折射。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东京和大阪街头,人们经常可以看到山本耀司的崇拜者们,留着不对称的发型、穿着多层次的纯黑服装、脚蹬一双平底鞋的女性,她们被媒体称为“乌鸦族”,她们追随的是巴黎日本风。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时尚文化主导着整个日本服装行业,这股风潮对男装的影响更为深远,女装自二战后摆脱和服之后,紧跟欧洲设计师的脚步。

1981年,来自日本的两位前卫设计师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在巴黎发布了他们的时装首秀,主题是“贫困”。服装发布会上他们展示的是不对称线条、刻意瑕疵,以及经过撕扯的单一黑色调的工业级布料。当时以法国为中心的欧洲美学体系是剪裁精致、色彩高雅、造型对称。显然,这两位日本设计师改变了欧洲的时尚,他们大胆前卫的设计震惊了整个欧洲时尚圈,并成功地将日本时尚带上了世界舞台。

山本耀司的设计风格是与西方主流背道而驰的时装美学。在他设计的服装中,他摒弃一切凸显女性娇柔的元素,刻意把女性包裹进中性的概念,并为她们设计各式的平底鞋。他坚持带着男装设计的理念去设计女装,让女性的身体掩藏在比例夸张的服装下面,诠释出雌雄同体的美学概念。

山本耀司深得女性主义者的拥护,他赋予自己的神圣使命是,用服装保护和解放女性。

1983年,他对《纽约时报》的记者说,女士穿我的男装看起来和穿我的女装一样好看,我希望为女士制作男装,我的女装设计可以用来当作她们的盔甲,保护她们抵挡不受欢迎的眼光,帮助她们减少痛苦,获得更多的自由和独立。

一.女人和男人除了身体形态不一样,他们的肉体和灵魂是一样自由的

当我开始做衣服时,我仅仅是想让女人穿上男人的衣服。

1943年10月3日,山本耀司出生于横滨,父亲战死在菲律宾,母亲山本富美靠经营一家裁缝店为生,一人辛苦把他养大。1966年,他从庆应义塾大学的律师专业毕业,这所大学是与日本早稻田大学一样知名的大学。那年暑假,他和朋友去欧洲旅游了一趟,回来后他决定去东京的文化服装学院学习服装设计。母亲对儿子的决定颇为光火,但最后不得不尊重他的选择。

山本耀司从一开始就对女装设计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和想法,这要追溯到他童年时期对女人的认知有关。二战后,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投身于工作。山本耀司随母亲从横滨搬来东京,母亲在新宿区歌舞伎町开了家洋装裁缝店。那条街上的女人们以取悦男人为职业,山本耀司总能看到浓妆艳抹、袒胸露背的她们,不顾一切地在男人眼里装可爱,这样的生活场景让他感到非常地厌恶。

在服装学院学习的时候,他也会去母亲店里帮忙,贵妇们喜欢拿着杂志上的服装图样找他做衣服,她们从不根据自己的喜好、身材、气质来选择自己的服饰,而是盲目地取悦他人,比如挑选丈夫或男朋友喜欢的衣服的颜色和款式,这些失去自我的女人令他非常反感。

1969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东京文化服装学院毕业,并拿回了两个重要大奖,装苑奖和远藤奖,同时,他还获得了去巴黎学习的机会。

我们都是靠着努力,从受人嫌弃变成被人喜爱。

山本耀司喜欢巴黎,因为那里有更多的人关注设计本身,关心衣服的含义,而米兰和纽约这两个城市的人们认为能带来好生意的才是好衣服,设计师的工作不是注重创意设计,而是永远走在追逐时髦的路上。

1970年,他决定回国创业;1972年成立了自己的服装设计工作室。

在山本耀司的成长过程中,母亲以及生活在他周围的女人是他认知这个世界的第一道风景线。他从小就看不惯女人讨好男人的嘴脸;看到母亲如此辛苦地工作却没有换来与男人同等的社会待遇,他为女性打抱不平;他觉得女人和男人除了身体的形态不同,他们的灵魂和肉体是同样自由的。

女人们啊,一生都做个女人吧!不要去卖弄风情。不论你嫁为人妻,还是努力工作成为事业型的女人,那种用某种头衔来包装自己的人生,你们不需要,一生都只做个女人吧!

那个时候的很多女性都穿着欧洲流行的服装款式,那些服饰重在强调女性的身体曲线,彰显女“性”的一面。山本耀司认为工作的女人是性感的,他想,如果她们穿着跟男装一样宽松的衣服,工作起来就会行动方便些。于是,山本耀司开始着手为女人们设计宽松、舒适、灵巧又美观的衣服。这个最初的想法也为他日后服装设计的个人风格奠定了基础。

为什么女性就应该穿着贴身剪裁的服装,裸露肌肤,忍受人为推挤隆起的胸部以及其他瘦小或紧绷绷的服装呢?她们自身远比她们掩饰起来的部分更性感,用具有男性特征的外壳包裹住女性特征反而会让她们更具有女性气质。


二.恶趣味时代,年轻人丢失了个性和梦想,他们应该多思考

炫耀自己的财富,追求自己的外在美是人类一种原始的可爱特性。但,这种特性表现得越来越露骨,让我身心很难受。我会避开那些戴着现代几何图形大耳环的人,若把它摘下来,我们还可以坐下来谈一会儿。

山本耀司总会不自觉地爱把东京和巴黎做个比较。他一如既往地热爱巴黎,在那里他觉得石板路的缝隙里充满着自由,在那里他没有一丝对抗现实的想法。相比于巴黎人,东京的人民活得拘谨、过于注重形式美,人们去到哪里都要装扮的体面,否则,就会招来路人的侧目。

刚到巴黎时,山本耀司觉得自己的衣服适合这些有“怪癖”的巴黎女人们来穿:她们起床后头发也不梳,在睡衣外套上双排扣大衣,在衣服外面扎紧腰带就出去买面包和报纸,同时还叼着烟,气质脱俗,几乎不打扮,穿着一件羊毛开衫,看样子哪都可以去的潇洒女子。

在一次访谈中,他批判起日本16-22岁的年轻女孩子们,她们花父母的钱或通过做“交际援助”赚钱买世界级的高级时装。她们从不习惯向大人提问、不向自己提问、不向社会提出疑问;她们懒于思考、不爱阅读、更没有梦想。她们脱了校服就换上高级时装,眼里除了意大利时装就是法国奢侈品牌。

在他看来,年轻人在学校学习或从事户外工作的时候,即使穿脏脏的T恤和牛仔裤,套一件旧旧的夹克看上去也很酷。相比于日本的年轻人,欧洲的年轻人从来买不起昂贵品牌的衣服,他们会去二手店或跳蚤市场‘淘”衣服,但他们照样看上去很漂亮,很酷,因为这是年轻人才有的资本。

在消费主义的浪潮下,日本的很多年轻人被物质捆绑,不相信梦想,不懂得执着的意义。

川久保玲说:“简单安逸的时代实在让人厌恶,无法忍受。”

山本耀司觉得自己和其他的设计师们,有责任通过自己设计的服装,而不是语言,来告诉这些年轻的孩子们,他们穿高级时装的样子真是太老土了!轻松、简单、张扬个性的前卫服装才是属于他们的服饰!

他还建议年轻的设计师们,要深度观察生活和对最本质的问题进行质疑,不要把自己装成什么都懂了的文化人一样。他认为,创造力不等于知识的堆积,它是在某种概念上生发出来的游戏而已。他希望年轻人要做自己生活的主人,关心社会,让内心一直保持在矛盾和纠结中也没什么不好。

山本耀司说:“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懒洋洋的自由,我向往的自由是通过勤奋和努力实现的广阔人生,那样的自由才是珍贵的,有价值的。做一个自由又自律的人,靠势必实现的决心,认真的活着。”

山本耀司对现代日本年轻人的不满意是有原因的,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认真且踏实生活的人。他的吉他弹得很好,还会唱歌,录制了自己的唱片。他的音乐偶像是猫王Elvis Presely,中学时代的他还和同学一起组建过乐队。

除此之外,他还练了至少有六年的空手道。他可以把一个身高一米八九,体重200斤的人轻易打倒。他开始练习这项体育运动的初衷是,希望自己可以适应长时间的高空飞行,正如村上春树坚持长跑的的最初想法,只是为了让自己有坚持长期写作的身体素质一样。

他喜欢玩重金属和摇滚的年轻人,他欣赏他们秉持着叛逆的人生态度,白天干体力活,晚上玩乐队。他愿意为这样的年轻人设计衣服。

2019年,周杰伦代言了山本耀司的一个支线品牌S'YTE, 这个牌子属于谁穿谁好看的BLACK STYLE。相信酷酷的山本耀司选择酷酷的周董代言,也是对他在音乐和做人方面的一种肯定吧!

刚过完40岁生日的周杰伦还在社交媒体上骄傲的宣布,“很荣幸,我妈妈是他的超级粉丝,我还给他表演了魔术。”为了回报妈妈的偶像,周董还请山本耀司为自己特别定制了在英国和法国演唱会的全套表演服装和周边商品。

三.黑色与丧礼无关,它是一种哲学

黑色拥有谦虚与傲慢两种特质,黑色是慵懒随性却神秘莫测的,黑色是最有态度的颜色,它分明在说:我不烦你,你也别烦我。

据《卫报》的时装编辑后来回忆道,“在山本耀司还未出现之前,巴黎从没有过那种黑色、奔放、宽松的服装,它们引起了关于传统美、优雅及性别的争论。”

山本耀司认为,黑色在当今这个物质、颜色、视觉的丰富程度,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年代,是最不吸引人眼球的颜色,不讨好也不做作。他自己就是黑色精神的身体力行者,从来都只是一身素黑出行。人们称他为“黑色诗人”。

他设计的服装不仅线条简洁流畅、打破常规、不分性别,更是以黑色为主。黑色是他时装创意的灵魂。他通过设计出无数黑色时装,向世人传达他特立独行的美学、对生命的看法、对世界的态度。

山本耀司深爱黑色跟他黑色的童年记忆有关。从小没有父亲的陪伴,守寡的母亲山本富美总爱穿着深色素净的衣服,在昏暗的灯光下,弓着腰,背对着他辛苦的裁剪衣服。那个时候母亲身边的女性,多数都穿得花枝招展,蹬着高跟鞋和涂着深色夸张的口红。在那样的环境映衬下,母亲身上显露的冷静与节制的气质,还有她默默工作的样子,像一张黑色剪影,深深的留在了儿子山本耀司的心里。

初进时装界的时候,他越发肯定黑色是属于他的颜色。他体悟到,自己就是一个手工匠人,应该隐藏在黑色后面,默默的耕耘。

山本耀司最喜欢的一个英文单词是fragile(脆弱)。在他的设计中,有时候会运用到黑色来表达一种脆弱的感觉。同时,他也认为黑色根据面料的不同,可以传达出慵懒、随性、神秘莫测等等不同的含义。

他说黑色是不完美的存在,所以他才拥有很多的想象和发挥的空间。他将它们做成各种各样的黑色层叠、垂坠和缠绕,并故意将黑色布料的毛头粗糙的部分展现出来。

在他看来,完美对称的服装设计是丑陋的,于是,在他的设计中,经常出现的是不对称的领型与下摆,服装在穿者的身上会随着她肢体的动态,而带来惊喜的视觉效果。

山本耀司的黑色服装传达出来的含义是:人类不完美、颜色不完美、衣服也不完美。

对于喜爱山本耀司的人来说,山本耀司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名字,他代表的是一种特立独行的黑色精神,一种关注社会、深度思考、认真工作的生活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