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退出,是对广州恒大最早引领的“中超金元足球”,敲响丧钟!

扫码手机浏览

5月12日,中超俱乐部天津天海正式宣布解散,退出中超。天海落魄的源头,是投资人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锒铛入狱,俱乐部资金来源中断,实质是其复制广州恒大高举高打模式的失败,更昭示违背规律的金元足球注定难以为继。

天海退出,恰是对广州恒大一度引领的“砸钱模式”敲响丧钟,更预警未来中超联赛要有风险控制思维,要把理性投资、薪酬调控进行到底。否则,中超联赛或会出现更多的“天海退出”,或会有更多球员因投资人资金问题而丧失工作机会。

天津权健,恒大模式最忠诚的实践者

天津天海,其实只是马甲,这家俱乐部真正的名字,叫做天津权健。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天津权健从诞生到消亡,成也资本,败也资本,短短5年香消玉殒。人们在扼腕叹息之余,更要看到权健搞足球不计成本烧钱的做法违背职业发展规律,难以为继是一种必然。

图说:为了让孙可(右一)有球踢,权健集团索性收购了天津松江足球俱乐部自己玩。

原本,权健投资人利用江苏老乡的关系,用当时“恐怖”的6000万元天价买来国脚孙可,表面看是权健集团作为赞助商赠送给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的见面礼,背后用意则是收购这家中超俱乐部股权。由于泰达拒绝被套路,权健投资人索性收购中甲俱乐部天津松江,不差钱的天津权健足球队在2015年横空出世。

权健搞足球,完全就是复制恒大模式。2010年,恒大抄底中国足球,收购广州医药股份后打造恒大王朝:至今恒大已成为中超八冠王、两度夺得亚冠联赛冠军,是过去十年中超最成功的俱乐部。

图说:前申花队员李玮锋,是权健足球的深度参与者。

眼看恒大搞足球名利双收,权健的做法就是抄恒大的作业:2015年恒大主帅是前巴西国家队主帅斯科拉里,权健就找来同是前巴西国足主帅的卢森伯格;恒大最成功的外援组合是埃尔克森、穆里奇和孔卡组成的三叉戟,权健也从巴西签来法比亚诺、格乌瓦尼奥与贾德森,之后又签约帕托、维特塞尔、莫德斯特等超级球星;恒大没啥广东本土选手,主要靠网罗郜林、冯潇霆、郑智、曾诚等一帮国脚提升阵容,权健也没啥天津本土队员,但也靠挥舞支票挖来孙可、赵旭日、张鹭、王永珀、杨旭等实力派国脚;恒大搞赢球就重赏,权健也照搬,据说每场赢球后,心情愉悦的老板会带着保险箱来助兴,大家一边喝酒庆祝,一边一叠一叠发现金。

图说:广州恒大现任主帅卡纳瓦罗此前执教天津权健,俱乐部引进的张修维、刘奕鸣同样来自天津权健。

金钱的刺激作用,立竿见影,权健复制恒大模式,也曾尝到过一些甜头。2017年,卡纳瓦罗执教权健第一年踢中超就拿到第三,获得亚冠资格;2018年,权健一举杀入亚冠八强,甚至淘汰了广州恒大,是当年中超球队的最佳成绩。不差钱的权健,似乎要成为第二个广州恒大。

然而,权健的有钱任性和管理不职业,也开始出现苗头。不管是输掉关于外援莫德斯特的官司,还是维特塞尔忽然离去等,都暴露出俱乐部的管理问题。2018年年底,一篇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变身导火索,将权健集团卷入舆论漩涡,也成为压垮权健足球的稻草。

最终,权健集团深陷“传销门”,投资人锒铛入狱,球队失去了投资方的金钱输血,虽托管给天津体育局并改名天津天海,在2019赛季惊心动魄保级,但2020赛季还是因债务缠身、难以为继,最终走到生命的尽头。

并非个案,已有14家俱乐部无奈退出

天津天海因为债务问题退出,只是一个个案,理论也可以通过出售股权来化危为机。然而,面对0元转让的“跳楼价”,整个市场最终无人接盘,这才是中国足球需要面对的最残酷现实:天海倒下后无人愿意接手,已为金元足球敲响丧钟,更是疫情下大多数中超俱乐部紧缩银根的现实。

根据统计,天津天海是这个窗口退出的第14家俱乐部,此前的中甲、中乙联赛已有13支球队确定退出。去年辽宁、广东华南虎、四川隆发先后退出,惨遭降级的上海申鑫也退出,银川贺兰山、大连千兆、福建天信、延边北国、吉林百嘉、南京沙叶、保定英利易通、深圳鹏城、杭州吴越钱唐9支中乙队没有按规定提交工资确认表,等于退出。由于中国足协设有俱乐部准入标准,理论上还会有球队或因财务不达标而退出。

这么多球队退出,足以说明中国职业足球目前的物价太贵,超过了投资人的消费能力,不少老板已经玩不动了,只能无奈退出。以中超为例,广州恒大2019赛季投入29亿元才确保夺冠,上海上港俱乐部去年的开销约20亿,也就是说,一年投入20亿元才可能进入争冠军团。与此同时,恒大淘宝作为新三板股票数据显示,恒大去年亏损高达19亿——恒大把足球作为整个集团的品牌广告来打,才能无所谓足球领域的亏损。问题是,其余所有的中国足球俱乐部,能有这样的现金流和融资能力吗?

必须承认,恒大模式成功引发的大面积效仿,虽然让中超大牌外援云集,球员收入日进斗金,但整个联赛的物价水涨船高,让除恒大之外的俱乐部投资方难以为继。2019年,广州恒大全年共投入29亿元,亏损超过19亿元。俱乐部除了靠母公司注资之外,在自主招商、中超公司分红、比赛奖金收入、门票、周边产品销售等方面的经营收入合计只有2.8亿元。恒大的“吸金”能力已是全中超最强,但他们的收入与支出相比差距甚大。也就是说,没有母公司强大的造血功能,所有中超俱乐部运营都成问题。

福祸相依,物价飞涨看似盛世繁华,其实背后危机四伏。同样,不管是天海的退出,还是其他俱乐部的消失,或许带有一种负面甚至伤感的情绪,但理性分析,这恰恰是市场经济的自我选择,更是对金元足球敲响丧钟:中国足球挤掉资本泡沫已迫在眉睫,如果任由金元足球继续肆虐,或会有更多的天津天海们难以为继。

壮士断臂,中国足球必须挤压泡沫

过去多年,中超因为各俱乐部的疯狂投入,被外界打上“金元化”的标签。然而,中国男足成绩持续低迷导致舆论对那些拿着天价年薪的国内球员非议甚大。为此,中国足协从2018年开始启动了一系列限制中超俱乐部投资的政策。

2019年,中国足协再次明确了中超“限薪令”,即国内球员新签合同的税前年薪不能超过1000万元,国脚可以上浮20%,新签入的外援则年薪不能超过税后300万欧元。这个措施直接压制了国内转会市场的盲动,但像奥斯卡、胡尔克、塔利斯卡、保利尼奥等超级外援今后就不可能再来中超了。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足协最近发布了《减薪倡议书》,建议各中超俱乐部从3月1日到新赛季联赛开始前一周,把包括外援在内的球员薪水减少30%-50%。虽然,中国足协的这一指导意见完全符合国际足联的要求,但目前只有大连人俱乐部明确:全体降薪一个月的工资。如果中超所有俱乐部能完成这次中国足协建议下的“阶段减薪”,将为今后中超“降薪令”常态化的执行扫清很多障碍。

对于中超的理性投资,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表示,“我希望我们所有的职业运动员,能够正确对待这个临时的降薪措施,因为这对俱乐部的发展有利,对球员长期发展也是有利的。我们不能光有当下,不想到未来。一些球员的生活可能受影响,但俱乐部投资人的财务安全,才是最根本的。”他甚至表示,“要壮士断臂,必须控制泡沫”。

不过,相比球员降薪,俱乐部的整体运营的投入限制才是“去泡沫化”的长远做法。参考欧足联的做法,中国足协从2018年开始也制定了针对各中超俱乐部良性运营的“四大帽”。

参照2019年很多中超俱乐部的财务报告,他们其实并未达到足协“四大帽”指标的。在这样特殊的2020年,如果“四大帽”能真正落实,那么中超“去泡沫化”才不至于沦为空话一句。

同时,只有中超俱乐部愿意把更多的投入放到非一线队的青训梯队建设、学校足球和社区足球、足球文化和球迷文化打造等方面,中超俱乐部才可能有长远发展。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网联系。